二萌书院 > 鬼志通鉴 > 第二百八十五章十 地灵升天
    本来这门房就不算太大,地灵到来后便更为拥挤了,等着张仁山和三儿到了桌旁就已经没了小月的地方,不过好在小月也不在意这些,摇着她身后的六条尾巴便是站到了桌上,地灵正在桌边喝着茶,见小月到了桌上闲晃便是道:“小狐狸你这可是不对,这桌子可不能用来站立赶紧下来。1秒钟记住--二萌书院(WWW.emmim.com)”

    小月听着地灵的话立即翘起了头看了看身子一晃道:“没事的,他们都已经习惯了。”

    张仁山和三儿也不好说别的只能是在一旁尴尬地点了点头,地灵知道两人谁都不敢得罪便是没在说话摇着手中的茶杯再次道:“你们家里是不是有个可以喝酒的茶杯啊?”

    张仁山一听立即就想点头迎合一下,但三儿在一边是伸手拦住了他,而后转过脸对着那地灵道:“仙人,您怎么知道的?”

    地灵听着三儿的言语却是没有立即回答,反而是一转身子将他现在手中的茶杯高高地抛了起来,随着那茶杯落下,地灵手中是缓缓地升起了一阵白烟,只在那茶杯与白烟接触的一瞬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只见那茶杯在半空中忽然支离破碎,但却是没有掉落在地上,反而悬在了半空中。

    张仁山和三儿看得新奇便是想要凑上前去仔细看一看,可却是被桌上的小月拦住了对着两人道:“你们两个小崽还不明白吗?”

    “我们明白什么了啊?”张仁山被小月问的一塌胡踢不知道该回答些什么好。

    三儿在一旁也是感觉小月有点奇怪,可正当两人不知所措时,地灵却是轻轻地一转身子两手间又是重新拿好了一个茶杯。

    张仁山见状赶紧是抬头瞧了瞧,只见那原本半空中悬着的茶杯已经是不见了踪影。

    三儿也是偏头看了看见那茶杯没了便是开口道:“仙人,您这到底是要告诉我什么啊?”

    地灵到是没有说话伸手将自己手中的茶杯放到了桌子上而后道:“你们拿这茶杯喝点茶水就知道了。”

    三儿一听就是一愣,脑中想着之前那茶杯的事情,三儿是隐隐地感觉到了不对,可既然这地灵都说了要两人试一试那也不能不照办,实在无奈间三儿是伸手取来了那地灵放在了桌上的茶杯,稍微倒了点茶水后三儿是端起来在鼻子底下一闻,一阵酒香之气悠悠飘出,这茶杯跟之前三儿发现的那一个简直一模一样。

    摇了摇头三儿愣愣地看向了那地灵正要说话时,张仁山却是在一旁道:“三儿这茶杯到底怎么样啊?”

    “不好说……仙儿要不然你自己看看吧!”三儿也没想去解释只能是看了几眼张仁山而后道。

    张仁山见三儿都没办法说出这茶杯有哪里特别便是动手直接取了过来,可等张仁山取来后一闻他便是跟三儿一样傻住了,摇了摇头张仁山看向了那地灵道:“这东西……敢情是从您那里来的啊!”

    “这杯的确是……不过你们之前得到的那个可就不是了”地灵手指一勾是将那茶杯从张仁山的手里飞移到了自己的手中。

    三儿静静地一听立即是知道了这地灵的意思了,转过脸三儿是想着要将之前他在这门房中发现的茶杯找出来递给地灵,可没想到小月早就是在几人说话的时间将那茶杯翻了出来,一口甩在桌上道:“给……这就是你要的那茶杯。”

    地灵一看小月为自己找到了茶杯便是道了一声谢,伸手捡起那由小月叼来的茶杯,而后是将自己刚刚做成的茶杯和那之前就有的茶杯放在了一块,两只茶杯互相一碰便是发出一阵剧烈的脆响声,这声音是在门房中不断回荡,张仁山和三儿不得已都已经堵住了耳朵,等着脆响声过去之后,只见这地灵手中竟然只剩下了一个茶杯。

    张仁山在旁看了看忽然便是道:“这……不对啊!刚刚还两个的,现在怎么就剩一个了呐?”

    三儿在一边摇了摇头斜眼看向了张仁山道:“你这话等于没说,谁没看见少了一个,我估计是仙人收起来了。”

    “我可没有,你们两个小娃娃可不能乱说话”地灵一听三儿说的便是立即解释道。

    “那另一个茶杯到底去了哪里啊?”三儿一听地灵说他并没有将另一个茶杯收起来便是疑惑的问道。

    小月站在桌山其实这些在她看来也是没有什么可奇怪的,但她就是不想说只看着两人犯傻取乐,地灵也是没想难为张仁山和三儿见两人问的急切便是道:“这两个茶杯,本来就是同根同源相生一面,只不过一个可饮酒一个可喝茶,自然这事情也是有些巧合在其中,但归根结底还是你们两个小娃娃跟这两个茶杯有缘,一杯茶两种味,饮茶饮酒不算醉。”

    两人听后互相是瞧了瞧,张仁山肯定是听不明白他也不想明白,三儿到是有了点疑虑看着那地灵手中的茶杯道:“您是说……这茶杯本来就是一个,可后来不知怎么的就变成了两个是吗?”

    “也可以这么说吧!”地灵稍微点了点头,张仁山在听见了回答后都是愣住了看着那地灵道:“这茶杯也能下崽啦?”

    三儿见张仁山言语有失便是赶紧伸手捅了他一下而后转过脸道:“您老别介意仙儿就这样说话口无遮拦的。”

    “没事没事!我在跟你们见面的那一刻就已经知道你们都是什么样的人了,自然这个脾气暴躁的小娃娃,我也是知道他的话语如何”地灵笑了笑看向了张仁山道。

    张仁山一听地灵的话便是道:“怎么着?你这是把我和三儿看透了?”

    “没有……你们凡人的命数是多变的,就算是我再能掐算都只不过是在按着你们暂定的命数来,不过你们两个的命数却是有些不同,我想应该是和老头子有关”说着话地灵是看向了小月。

    小月见地灵望向自己便是赶紧朝着一边撤了撤,张仁山听着地灵的话虽说点着头听到了最后,可却是一句都没能听明白。

    三儿站在一边看着正望向小月的地灵道:“您老是说我和仙儿之后还会遇见别的事情是吗?”

    “哎……我可没这么说,这些可都是你自己乱猜的,行了……我的世界不多了,咱们有缘再会”话音刚落这地灵便是飘身而去化为了一层白烟。

    小月见人走了便是一动身子从那桌上跳了下来道:“什么人啊!成了仙还不老实,走之前还要骗顿茶水喝。”

    张仁山和三儿正想着这地灵怎么就走了,没想到小月在一边突然来了这么一句,直接是将两人逗乐了,摇着头三儿也是有些无奈,这地灵就像是守着很多秘密可却没办法去说的人一样,就算是你再怎么去问也是于事无补,现在人走了更是将这裂缝下头的事情沉入了大海。

    张仁山瞧着周围门房中除了桌上摆着的那倒茶变酒的茶杯,便是再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晃着身子张仁山是向着周围走了走,从他睡醒之后这门房中就一直没有消停下来,起先就是小月和三儿捉弄了他一番,而后就是这地灵突然到来,也是不在多想张仁山便是看向了三儿道:“现在应该没事了吧?三儿要不然咱们歇了得了,我看这也挺晚的了。”

    “也好……”三儿看向了一脸疲倦的张仁山道。

    张仁山也是不在管那么多了,睡意上来了便是转身到了睡榻旁安然睡下了,他可是管不得那么多,毕竟这门房中不还有两人精神着。

    小月见张仁山不管不顾的就要去睡觉便是想要叫住他,可三儿却是在一边对着小月摆了摆手,小月也是看见了三儿在对着她示意便是立即收住了身子。

    两人静静地坐在了桌边,等着张仁山安然睡下了,三儿便是慢慢地站起了身而后轻声地对着小月道:“仙姑……您……”

    这边三儿的话没有讲完,小月便是立即从桌上站起了身。

    看着小月站立而起三儿是眨巴了几下眼睛没在说什么,轻手轻脚的走到了门房边,小月便也是从桌上跳了下来紧跟着走了过去,看着小月跟来了三儿是一回身推开了门房的屋门。

    两人出了门房便是朝着院中而去,路上三儿看着已经跳到了自己肩头的小月道:“仙姑,这地灵到底是什么啊?”

    “我不是都跟你们说过了,我不知道嘛!”小月摇着头眼睛是望向了别处。

    可三儿却是没在意这些继续对着小月道:“仙姑!我知道您和那地灵有着差别,不敢轻易说它的事情,可咱们现在不是一同而行的人嘛!既然都已经走过了那么多,仙姑您难道说还想着要隐瞒吗?”

    小月听着三儿的话就是挑眼看了看她,转过了身小月便是轻轻的一点到了其另一侧的肩膀上而后道:“小崽知道的太多对你们没什么好处的。”

    “不碍事!反正我和仙儿也没有什么可留念的了,妖魔见过了,神仙搭救了,要说我唯一遗憾的事情就是没能保住萧灵灵”三儿这段话语直接是把小月顶的没气了,摇了摇头无奈间小月是对着三儿道:“好吧!你既然能看得开,我也就讲一下,不过我对这地灵的事情也不是了解的那么深。”

    三儿一听自己的话奏效了便是站住了身子,随便在院中找了个僻静的角落便是带着小月两人一块坐在了一边。

    由于时间太晚院中大部分的下人都是已经睡去了,也是没有什么人三儿等了好一阵见周围再无走动之声便是看向了小月道:“行了仙姑!现在差不多能讲了。”

    小月虽说不怕自己被人看见,但为了三儿好她还是稍微压低了点音量,轻声细语间小月是把这地灵的事情全都讲给了三儿听。

    地灵乃是地中仙的根源之物,起于混沌而升于青天,修炼之路属所有妖中最为平淡的,几乎每个地灵到了最后都会脱得凡胎而登天庭,不过也有些例外但这都是命数而为,地灵跟太岁有很多相似之处但又有很多不同,首先地灵生来是由天地正气聚集而成,深入地下数百丈之余,平凡之物休想将其挖掘而出,除非命中有此一事,不过千百年来也未成发生过,反观那太岁形成之初乃是吸取了地下至阴之气,浑浊不堪恶臭满地,生来就是一团臭肉模样,虽说其也能升入天道,不过多半太岁都会被其自身长期积压的阴沉之气熏染变坏堕入魔道,地灵太岁就如同地中的阴阳二气,虽然相生相克但却也是互相补余,却了一个这地面就会出现异变,不是花草枯烂就是颗粒不收。

    再有其二,地灵由于是天地正气所化,所以其无影无形没有自身的形态,不过这样让其有了变化万物的能力,张仁山和三儿之前看那地灵之所以是一个黑影就是因为那地灵长期被封印在那地下,不见日月阳光,也是不见任何别物,所以用不得什么形态,至于那太岁早已经没了什么形态变化除了能随意改变大小来躲避危险外,这太岁也就没有太多的本事,不过其吸取它妖道行助长自己功力的法术却是十分犀利,无论你这妖物多么厉害,只要是被太岁吞下立即就会被散去功力打回原形,至于尸身也会和太岁融为一体任其摆布。

    还有其三,这地灵和太岁在地下出现时,两者的距离可是十分的相近,几乎可以说是一摇身子便能看见彼此,之所以这样也是和两者的关系有关,一个至阴一个至阳,阴阳相互才会平衡,而这裂缝下的地灵和那土太岁也是如此。

    三儿在听完小月的解释后晃着头看了看周围,寂静的夜晚下人都已经睡去,无风有月也是满天星斗,天地间的事情有些也是如此微妙,有正也有邪可到底如何,三儿也是不得而知,地灵已经走了,这些事情也是无从下落,虽然小月对这地灵也是一知半解,但这些也就足够了,要是探的太深,三儿还真怕惹祸上身。

    动着身子三儿从地上站了起来,想着要回去看看张仁山,可就在三儿动身的同时,一阵哗啦声是出现在了两人周围,三儿赶紧寻声望去,只见在一片黑暗中一人是正扭着身子向着正门跑去。

    三儿感觉到了不妙,一歪头是对着小月道:“仙姑快……”

    还没等三儿把话说完,小月早已经一个飞身冲着那跑动的黑影扑了过去,惊叫间那黑影赶紧是在地上缩成了一团,而后不住的叫道:“别吃我!别吃我!”

    三儿一听声音就是已经知道是谁了,晃了两步三儿是走到了那黑影旁,借着天上还算是有些明亮的月光,一条腿被小月死死咬住的李福正在地上挣扎着,看见三儿走了过来,李福更是恐惧了正要开口大喊,小月却是一抬狐爪使了一个定身之法,李福当即在地上没了声音,可他之前由于不断的叫喊,也是惊醒了周围好多下人,三儿感觉有些不妙便是一低身子蹲到了李福的旁边开口道:“李福你这是发什么噩梦了,乱叫什么赶紧上一边睡去。”

    此话一出刚刚还寻声而来的下人便是全都又散开了,由于有得是被惊醒的所以在走动间还不忘骂上李福几句,三儿见人群散开了便是赶紧一低头瞧向李福轻声道:“你能保证起来后不再喊叫我就暂时放了你。”

    李福由于浑身都不能动弹一下听到了三儿的话也是没办法表达,小月在一旁瞧了瞧便是一动身子站到了三儿的肩膀上低声道:“他现在被我定着身子没办法说话。”

    “哦……那个这样……李福你就先委屈一下吧!”说着话三儿是对着小月眨了下眼。

    小月也是没看懂但大概是知道三儿想叫自己做什么了,看着四周无人,小月便是一晃脑袋变为了人形,而后手中一提将李福和三儿一块带往了半空,脚下踩住了云,小月是手中一点将李福身上的法术解了开来。

    李福发现自己终于能动了便是先低头往下看了看,飞云四散低如蝼蚁,往下一望就如同人站住高山顶上俯看山下一般,稍微缓了好久李福才算是镇定了下来,三儿在一旁微微地笑着,等着李福说些什么。

    安静了好一阵李福是终于开口道:“管家……这到底……”

    话语未完李福已经是看见了正在驾云的小月,身子本能的向后退了退,可这毕竟是在半空哪里有那么大的空间,这李福是一个不小心差点从这云上掉落下去,好在三儿就在一边一伸手是将李福重新扶稳了。

    惊魂稍定李福看了看三儿,他的嘴巴是不住的磕磕巴巴但却是一句话都讲不出来,三儿等的实在有些急了便是道:“好了……我知道了,你就是想问这是怎么一会事是吧?”

    李福听着三儿的言语立即是点了点头,小月在一旁一听是偷偷的笑了笑,三儿到也没有在意看着那李福是接着道:“在你知道之前,你得答应我一件事情!”

    “什么……什么……什么事?”李福还是有些害怕说以这话都是讲的断断续续的。

    三儿看了看李福摇了摇头望向了小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