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萌书院 > 大叔的心尖宝贝 > 第11686章 你不用跟他废话!
    .. 大叔的心尖宝贝最新章节!

    第1186章 你不用跟他废话!

    那个从背影看便会感觉一身冷气的男人。1秒钟记住--二萌书院(WWW.emmim.com)

    他……真的只是来医院看病的患者吗?

    如果是的话,为什么自己对他的印象那么深,为什么他会全身透露着一股让人无法接受的寒意呢?

    “是吧?”穆井橙含笑看她,“那以后你就要多找我聊天了,说不准以后,我就会变成知心大姐什么的……”

    “砰、砰、砰”

    穆井橙的话还没说完,门口传来了一阵有节奏的敲门声。

    两个人同时看向门口,门也被轻轻的推开了。

    当门外的人走进来的刹那,穆井橙和冰雪聪玲都不由的愣住了。

    “聂义天?”冰雪聪玲惊讶的看着那个男人,“你怎么来了?”

    穆井橙则惊讶的看着冰雪聪玲,“你们……认识?”

    “聪玲,你终于醒了……”一身黑色西服的聂义天,向冰雪聪玲走了过来。

    穆井橙几乎是条件反射的站了起来,并且挡在了聂义天的面前。

    一瞬间,她再次被那股冷气入侵一般,心里不由打了个冷颤。

    这个男人的目光,就像带着寒气般,即便是被他看了一眼,她都觉得刺骨的冷。

    可,为什么会这样?

    之前她在走廊里看到他的背影,就有那种阴冷的感觉,现在与他面对面的站着,那种感觉就更加的强烈了。

    虽然不知道他那股冷气来自于哪儿,但……他怎么会和冰雪聪玲认识?

    而且看起来,还很熟的样子?

    可即便这样,穆井橙还是不放心的将他阻拦了下来,“聪玲需要休息……”

    聂义天看了穆井橙一眼,目光不再像之前那般寒冷,可是却依然疏远至极,“我知道!我只是来看看她……”

    “井橙,她是我……朋友。”冰雪聪玲有些犹豫的说出了他们之间的关系。

    穆井橙微愣,虽然心里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但还是让开了。

    毕竟,在这两个人面前,或许自己才是外人呢?

    “那你们聊,我去找陈教授……”

    “井橙,你别走!”冰雪聪玲却请求般的看着她,“他马上就离开的,我……还有话要跟你说。”

    “聪玲,我今天来,是想带你回去的。”聂义天却并不想离开,他执着的看着冰雪聪玲,眉色微收,“外面太危险,你该回家了!”

    “我不回去!”冰雪聪玲的声音突然大了起来,甚至带着怒意,“我自从离开那个家,就从来没有想过要回去!”

    “你别任性了好吗?你差点儿丢掉了你的命!”聂义天也有些急的看着她。

    穆井橙看着他们,想要离开,可是又有些担心,所以只得往后退了两步,将“战场”让给他们,并且默默的观察着聂义天。

    那个曾经全身冷气,现在却像个普通人一样的男人。

    他……一定有问题!

    只是问题出在哪儿,她不知道。

    虽然只是一种直觉,可穆井橙相信,这种直觉不可能凭空而来。

    “我没有!”冰雪聪玲吼完,突然意识到什么一般,不但声音压了下来,整个人也看的理智了很多,“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我哪儿有问题了?”

    “是不是好好的,你比谁都清楚!”聂义天看着她,神色有些微冷,“我已经通知了家里人,他们很快就到了……”

    “你?”冰雪聪玲才刚冷静下来,便再次被激怒,“聂义天,你有什么资格来管我?凭什么?”

    “凭我是你未婚夫!”

    此话一出,穆井橙突然愣在了那里。

    冰雪聪玲也不由看了穆井橙一眼,脸上虽有尴尬,可却还是理直气壮,甚至愤怒的瞪着聂义天,“你不是!我们的婚约根本就没有生效,我根本就没有答应,我……”

    “你答不答应,我们也已经有了婚约!”聂义天在这个时候反而平静了下来,他看着冰雪聪玲的神色也不再像之前那么的温柔,“相反,你跟那个姓易的却什么都不是!”

    “你才什么都不是!”冰雪聪玲的声音更大了,她甚至不像个刚刚从鬼门关捡回一条命的人,反而因为激动而导致脸色通红,“聂义天,我告诉你!如果你再敢管我的闲事,我……”

    “你怎么样?杀我了吗?”聂义天向前走了一步。

    穆井橙突然怔了一下,因为此刻,那个男人身上的冷气再次来袭一般,单从她的角度来看,单看他的侧脸,便已感觉寒气逼人。

    可冰雪聪玲却像完全没有感知到一般,依然愤愤的还击着,“杀你了又怎么样?别以为我不敢!”

    “呵……”聂义天突然冷笑了一下,随即目光微眯的看着冰雪聪玲,“你舍得吗?”

    “混蛋!”冰雪聪玲拿起桌上的水杯便向他砸了去。

    聂义天很轻易的躲开,水杯落到地上,“砰”的一声砸的粉碎。

    正在这时,病房的门被推开了。

    易俊阳看着满地的碎玻璃,又看着半蹲在病床上,一脸愤怒的冰雪聪玲,最后将目光落到了聂义天的身上。

    此刻,即使他背对着自己,他也知道那个男人是谁,更知道他说了些什么。

    于是,脸色一沉,神色不悦的走了过去。

    他没有理会聂义天,而是心情平和的走到冰雪聪玲面前,看着她有些不稳定的情绪,唇角微扬,声音温柔的道,“坐起来干什么?你得好好休息,不能动怒。”

    “我没事……”冰雪聪玲看到易俊阳,心里的怒火便消失了一般,脸上也渐渐的有是暖意。

    她在易俊阳的搀扶下,半躺了下去,整个人就这样安定了下来。

    看着冰雪聪玲在另一个男人的安抚下这么乖巧,聂义天的心里更加不平衡了。

    “姓易的……”

    “有话外面说!”易俊阳头也不回的打断了聂义天的话,只是看着冰雪聪玲的目光却依然温柔,“你好好休息,我很快回来。”

    “你不用跟他废话!”冰雪聪玲有些担心的看着易俊阳,“也不要理他,他脑子有病的!”

    “我知道!”易俊阳含笑看她。

    “那你尽快回来,我还有话要跟你说……”

    “好!”

    聂义天从来没有见过冰雪聪玲这么温顺过,更是从来都没有听她对自己说过这么温柔的话。

    一瞬间,他的心理落差更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