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萌书院 > 蜜爱100度:宠妻成瘾 > 221 凶1案(二更)
    宴会大厅。1秒钟记住--二萌书院(WWW.emmim.com)

    秦叶心怡有些焦急,正到处找不悔。

    这个小孙女别的都好,就是时不时的就神不知、鬼不觉的不见踪影,这一点秦叶心怡有点伤脑筋。

    当她看到和楚楠、燕七等人在一处的儿子时,她急忙走过去,连楚楠、燕七等人的招呼都来不及回就问:“琛儿,你可有看到不悔?”

    秦琛手上托着红酒,不答反问:“宝贝儿不是和妈你一直在一起?”

    “可刚才,不知她又溜哪里了啊。”

    说话间,秦叶心怡看向四周,到处都是人,晃得人眼睛都痛。

    “妈,你别急。在自家园子里,走不丢的。更何况,有保镖跟着。”

    虽然知道有保镖跟着,但秦叶心怡的心就是有些慌慌的,说:“我再去找找看。”走的时候,居然也没有和楚楠、燕七等人打招呼。

    齐白颇是委屈的说:“秦姨现在眼中只有不悔都没有我们了。”

    楚楠笑着同意,又问秦琛:“因为不悔,秦姨和匪匪的关系缓和了些吧?”

    谈不上缓和,但也没有原来那般的剑拔弩张,秦琛点了点头。

    “果然有外交家的潜质。”燕七赞道。

    刚才秦琛正在和他们说不悔不想当家主,只想当外交家的事。燕七正说着‘那你得再努把力,争取生个家主’的话,秦叶心怡就来了。

    秦琛一笑,说:“不管她有什么理想,我都支持她。对了小白,你哥呢?”

    “去帝京了。”齐白语毕,生无可恋的嗷嗷叫,“他要去帝京追美人,可苦了我。”

    原来齐言自从在医院和冷美人相遇后,直接追美人去了帝京。可怜的齐白,一方面要处理秦氏的江州堤防事务,一方面还要抽出时间处理齐氏的事,这段时间累得每天能够有三个小时睡觉就不错了。所以,这段时间的他非常的安分,根本没有时间找连翘聊天。秦琛对这一现象非常的满意。

    不说秦琛、楚楠等人这一边如何嘲弄齐白,只说秦叶心怡,在大厅找不悔的时候又碰到了连翘,问:“你可有看到不悔?”

    “宝贝儿不是和秦妈妈你一直在一起?”连翘的话和秦琛方才的话几乎一模一样。

    秦叶心怡的心一突,抚着额头说:“这可怎么办?她这是躲哪了?”

    “她又躲起来了吗?”连翘问。

    于是,秦叶心怡将有段时间没看到不悔以及刚才碰到秦琛的事都说了一遍。

    “秦妈妈别急。不悔最喜欢玩捉迷藏的游戏,她躲起来肯定是希望我们去找她。”连翘安慰说。

    这个时候,秦琛也过来了。

    他是看秦叶心怡和连翘一直在说话,担心出什么事才过来的。正好听到连翘在安慰秦叶心怡。

    于是秦琛也安慰说:“妈,别担心。这丫头鬼着呢,没事的。”

    “再精灵鬼怪,终究是个孩子。如果碰到什么不安全的东西在哪里摔着了或者磕着了可怎么办?”

    “有保镖……”

    不待秦琛的话说完,秦叶心怡怒了,说:“保镖保镖,有保镖是不是就可以不要我们这些奶奶、爸爸、妈妈了。”

    好吧,秦叶心怡生气了。

    感动于秦叶心怡对不悔的关爱,连翘摇了摇秦琛的胳膊,说:“秦琛,秦妈妈说得有道理。这样吧,我和秦妈妈去楼上找。你带人到园子中去找找看。”

    “好。”

    就这样,秦琛等人分成两拨去寻找不悔。

    连翘和秦妈妈上楼,走廊两端都是成排的客房,二人决定分头寻找。

    “宝贝儿,藏好了没?妈妈来了哦。”

    连翘一间间房门推开,然后一间间洗浴室的找,一个个衣柜的翻。

    没有。

    “这熊孩子到底躲哪去了?”

    说着话,连翘来到走廊最末一间客房,将房门推开,先在床底下、桌子底下找了找,最后在洗浴室找了找,都没有找到后,她一如方才搜索那些房间般走向衣柜。第一个衣柜,没人。

    “宝贝儿,我知道了,你肯定在这里。快快出来。小心打屁股。啊哈,我来……了!”

    ‘了’字落地,连翘‘倏’的一下拉开了第二个衣柜的门。

    第二个衣柜中确实有人。

    但不是她的小宝贝儿。

    “秦琮。”

    秦琮正瞪着一双大眼,迷茫的看着连翘。

    衣柜中,渐闻血腥之味。

    不对劲。

    “秦琮。”连翘又喊了一声。

    “噗”的一声,秦琮口中的血喷薄而出,喷了连翘一身。然后,他的身子向连翘倒下。

    连翘慌忙接住,这才发现有一把匕首已插入他背后且没至刀柄。

    她大叫,“秦琮,来人,来人啊。”

    在楼上另一端客房找人的秦叶心怡听到叫声,急忙跑了过来,只当是找到不悔了,她急急的跑进房间。当看到满身是血的连翘、满身是血的秦琮时,她吓得惊叫一声,往后退了好些步,退出房间撞到了走廊的护墙上,然后就那么瘫软到了地上。

    楼下。

    秦琰的轮椅正从园外缓缓的驶进宴会大厅,他的腿上坐着不悔,不悔的小手正搂着秦琰的脖子,二人正交谈得非常的热闹。秦琰的脸上破天荒的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秦琛在园子中找不悔一圈没找到后,一个保镖告诉他说小小姐已回了宴会大厅了。于是他折返大厅,只是才踏进宴会大厅的人便听到连翘的叫声还有秦叶心怡的惊叫声,于是他不顾一切的拔腿往楼上跑。

    一上楼,他就眼尖的发现秦叶心怡倒在走廊上,他急忙奔过去一把将秦叶心怡抱起来,“妈。”

    可是,秦叶心怡似乎毫无生气的样子。

    “秦琛,秦琛!”

    听到房间传出连翘的声音,秦琛抱着秦叶心怡进去看,这才看见连翘满身是血的抱着一个人。

    “匪匪。你怎么样?”

    问话间,秦琛立马将秦叶心怡放在了沙发上,扑向连翘,想查看她身上是不是哪里受伤了。

    “我没事。是秦琮受伤了。快打电话。”

    秦琛这才看清连翘抱着的人是秦琮,秦琮背上有匕首。他急忙掏出手机打了医院急救电话。

    他才挂了电话,楚楠、燕七、齐白已跑了进来。看到房内情景,三人均倒吸一口冷气。

    “燕七,快,看看我妈。”

    “好。”

    紧接着,房门口又汇集了许多的人,当他们看到这血腥的场景时,胆子小一些的女人花容失色,惊声尖叫起来往楼下冲去。

    “楚楠,马上封锁迎园,没我的允许,任何人不能出去。”嫌疑犯肯定在这些人中,秦琛吩咐。

    “好。”

    楚楠说话间,打开对讲机开始分派人手。燕七是医生,在给秦叶心怡做了检查后,这才看向秦琮,一看秦琮形势不对,他说:“得先止血。”

    “我妈怎么样?”秦琛问。

    “没事。只是吓着了。”

    秦琛松了口气。看向齐白,说:“小白,麻烦你照顾我妈。将她送到另外的房间休息。多加派人手保护。”

    “好的。”齐白平时小白,但此时一点也不白,也不嘻嘻哈哈的,直接抱了秦叶心怡走人。

    秦琛又对如晦说:“去陪不悔,不要让她上来。”太血腥了。不适合她的小宝贝看见。他又叮嘱,“告诉爷爷,加派人手。”

    “好。”如晦回话间亦转身出房而去。

    见燕七利落的替秦琮止血,秦琛问:“有救吗?”

    “流了太多血,不好说。得尽快送医院输血。”

    这房间到处飘着血腥,特别是那衣柜中血更多,味道更浓。等医院的救护车的同时,秦琛仔细的看了看房中的情景,莫不透着诡异。

    他见过许多杀人现场,却没见过这么诡异的杀人现场。

    居然找不出一丝破绽。

    这种杀人不留痕迹的做派,似乎是杀手且是顶级的杀手。

    “匪匪,你上来的时候,可看到有人出去?”

    连翘摇了摇头,将她在楼上寻找不悔却意外碰到秦琮的事说了一遍。最后肯定说:“如果有人,我肯定会有警觉。”

    虽然她在刑侦组受特训五年,但如果碰到一个顶级杀手的话,她是发觉不了的。秦琛突然害怕起来,如果刚才她进来的时候那杀手还在,那她现在……

    越想越后怕,他紧握住她的手,说:“跟着我,别离开。”

    楼下,人群已开始不安。

    “为什么不许我们走?”

    “有你们这样的待客之道么?”

    “上面已经有人死了。难道你们也要留我们在这里等死吗?”

    楚楠已控制住了所有出口,没人能走出迎园。他好心的解释,“诸位稍安勿燥,之所以不让大家走是因为事过突然,我们要保证你们的安全。谁说嫌疑犯在迎园?也许在别的地方伺机而动也说不定是不是?等我们抓到嫌疑犯,诸位安全了,我楚楠必将你们一个个亲自送回去。”

    “报警。我们要报警。”

    于是,有人纷纷打电话报警。

    这种事,报警也正常,楚楠没有阻拦。

    最着急的莫过于秦琰,他和不悔才从湖边回来就听说楼上死了人,他寻了半天也没见到他哥,于是他滑着轮椅来到楚楠面前,问:“我哥呢?我哥在哪里?”

    楚楠有点艰难的说:“你哥受伤了。不过琛打了电话,正在等医生。”

    难道说的楼上的死人就是他哥?

    秦琰目赤欲裂,向着自己的保镖嘶吼,“快送我上去。”

    楚楠没有阻拦,只要人都不走出迎园就成。

    不悔此时窝在她爷爷的怀中,瞪着一双迷朦的眼。

    “爷爷,出什么事了?他们为什么都着急着要回去?不参加我的生日宴会了吗?”

    早听如晦报告了一切,秦愿心里十分的恼火,这是他孙女的生日宴会,居然出了这种事,多不祥。他亲了亲小孙女的脸蛋,说:“没事。别怕。你爸爸、妈妈在处理。”

    一听爸爸、妈妈在处理,不悔就放心了,说:“爷爷,我累了,可以去睡吗?”

    这迎园暂时不能出去,那是儿子下的令,他这个老子不遵守的话岂不是给了那嫌疑人机会?秦愿想了想,说:“爷爷带你去客房先睡一会。等爸爸、妈妈将事情处理完了,小乖乖再和爸爸、妈妈一起回钟粹园,好不好?”

    “好。”

    然后,秦愿吩咐管家阿勉去楼上选一间干净的客房,最重要的是要将里面检查仔细了,别藏了人。

    管家带人上楼,将离凶案最远的走廊另外一头的房间来了个底朝天的搜索,最后确定安全,这才迎了秦愿、不悔、如晦上楼休息。

    秦愿上楼后看向楼下三五成群的宾客,说:“如果大家信得过秦某,不防就在这里休息。楼上客房多的是。有需要就和我的管家说。”

    凶案就发生在二楼,谁还敢上楼休息啊。一众宾客直摇着头,有的宁肯站在楼下也不愿意上楼。

    秦愿也不再多说,直抱着不悔去了客房休息,如晦紧紧的跟在后面。

    楼下,再度死静。

    可以说,整座迎园都格外的安静,只有楼上不时传来秦琰的嘶吼:“医生呢,他妈怎么还没来?”

    ------题外话------

    二更送到了昂,今天就二更,群抱抱所有支持的妹子们!

    如果还觉得不过瘾,那继续推荐我的完结文《夫子栽了》,老生长谈一次又一次,别拍我哈:可能夫子一书更符合当年的形势,但心的共鸣还是非常有看头的。文荒的妹子们有兴趣可以去看看,一定要多看几章,开头可能有点啰嗦,但静下心看一定会看出味道。

    《夫子栽了》一书主旨腹黑师徒,当年在还获得过一些荣誉,我还因此书被邀参加年会!

    啊啊,一说好久远了!

    妹子们,走起哈,有时间瞅瞅去!

    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