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萌书院 > 总裁黑化了怎么破 > 第103章 阴差阳错(三 更)
    等许影和林雨一起到碧湖公园时,比平时晚了约十分钟左右。1秒钟记住--二萌书院(WWW.emmim.com)

    天空阴沉着好像随时会落下倾盆大雨,也因此,今天来晨跑的人寥寥无几。

    “也不知道今天刘爷有没有来?”林雨瞅着空荡荡的广场,连个跑步的人都没有。

    “不好意思,都是因为我才来得这么晚。”

    因为早上霍彰这么一闹,等许影去找林雨时,已经超过了平时定好的时间。即使两人匆匆赶了过来,也还是晚了。

    林雨晃了晃手,并不是太在意:“不行的话,我们明天再来嘛。明天一定缠到他答应为止。”她说着斗气又满满的。

    “不过影姐,你今天怎么这么晚才起来?是不是昨晚……运动太过了。”林雨眯笑着眼,光明正大地取笑。

    许影脸颊一红,抬手就赏了她一个爆粟:“胡说八道什么啊。竟然都来了,就去跑跑吧,说不定刘爷今天也有来呢。”

    说完,她就率先跑前面了。

    的确是胡说八道,她昨晚跟霍彰顶多也就接个吻而已。那个吻让她无助的心一阵安心,导致她竟然被他吻得睡着了,现在想想就觉得丢人。

    “诶!”林雨顿时苦着张脸,但还是追上了前面的人:“影姐,你跟霍总是怎么认识的啊?你们在一起多久了呀?是他追你的,还是你追他啊?……。”

    一连串的问题搅得许影一阵头疼,她没想到这烦人的日常生活,从今天就开始了。

    “影姐,告诉我嘛,我保证我不告诉任何人。”林雨极力做着保证。

    许影听她一说,停下脚步问道:“你没把我跟霍彰的事告诉别人吧?”

    林雨顿时语塞,回想起昨晚她一回去就激动地给钟如打了电话,两人还聊了近半个小时呢。

    看她这样,许影就知道铁定是说出去了。

    不过,算了。

    想起昨晚霍彰因为这件事而生气,她的心里就涨得满满的。

    可是……。

    许影想了想,还是郑重地说道:“我们在一起的事,没有几个人知道。你也知道霍家在天鑫市的地位,如果到时候传了出去,我怕会给他惹麻烦。”

    林雨此时好像也才领悟到其中的关系,她连忙保证道:“影姐,我只把这件事告诉小如一个人而已。我发誓,我绝对不会告诉第三个人的。”

    “嗯。”许影点了点头,也没说什么就往前跑。

    林雨松了口气,好在昨晚她给钟如打电话的时候,钟如就警告过她了。

    想着她又为许影心疼,找个豪门当对象怎么这么不容易啊。

    两人又跑了一会儿,远远的,就听到了脚步声,速度很快。

    虽然是大白天的,但是在空无一人的环境下,两人的神经还是瞬间紧绷了一下。

    “汪汪。”是狗叫声。

    紧接着两人就看到一只狗快速地朝她们跑了过来,林雨吓得躲在了许影的身后。实在是那只狗的体形太吓人了,就算是一个身强体壮的男子怕也会被它瞬间扑倒在地。

    “是阿寿。”

    林雨一听,才投出头,只见阿寿在两人的面前停了下来。绕着两人转圈,身后的大尾巴不停摇曳着。

    “还真的是嘢。”这几次的相处下来,林雨并没有刚开始那样怕了。

    许影的视线却落在前方静谧的小路上,她蹙起眉一阵疑惑。突然,她感觉到身后被人一推。

    她诧异地回过头,却看到阿寿用身子推着她前进。

    “是刘爷出事了吗?”

    许影的音刚落,阿寿就“汪汪汪”地叫了起来,随后跑向了前方。

    “刘爷不会是真的出了吧?”林雨也听过忠狗通人性,此时也是半信半疑。

    许影已经迈步追了过去:“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林雨愣了一下,也赶紧追了上去。

    远远的,两人就看到了刘爷坐在一块石头上,手不停地揉着膝盖。

    她们对视一眼,脚下的步子也加快了许多。

    刘型看到来人有些惊讶:“怎么是你们?”

    “我们在半跑遇到了阿寿,刘爷你没事吧?”许影将老人家打量了一遍,见他身上很整洁,这才暗暗松了口气。

    林雨的目光落在刘型揉动的膝盖上,问道:“是风湿吗?”

    刘型晃了晃手,淡淡道:“二三十年的老毛病了,每次下雨前都会这样。今天起来还好好的,没想到刚跑了一会就发作了。”

    “那我们扶您回广场那里吧。”许影提议着,前几次她都看到广场那里有专车过来接刘型。

    “我这个样子是没办法走那么远的。对了,你们有带手机吗?我给我的司机打个电话,让他过来这里接我。”

    刚刚他就是让阿寿去找司机帮忙的,却没想到阿寿先遇到了她们。

    许影从绑在手臂上的手袋里取出手机替了过去。

    刘型刚给司机打完电话,天上就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许影两人连忙扶着刘型走到不远处的亭子里避雨。

    林雨抬头看了眼从天空落下的雨线,深深地叹了口气。

    这雨也不知道要下到什么时候。

    “今天真是谢谢你们了,如果没遇到你们,我现在恐怕要在外面淋雨了。”刘型看着两人道了句谢。

    许影摇了摇头:“我们只是刚好碰到而已。而且严格来说,刘爷要谢还是要谢您自己。”

    刘型有些不解,但又对她的话很感兴趣:“怎么说?”

    林雨也走过来,她也有些没听明白。

    许影也没卖关子,她笑着说:“我们是因为想要给您做专访,才会来大老远从天鑫市来这里晨跑接近您。也是因为这样才阴差阳错地帮了您的忙。所以总结下来,您要感谢的人是不是还是您自己。”

    刘型听了哈哈笑了起来,注意力也从腿上的疼痛移开了不少。

    林雨却努了努嘴:“许姐要我说啊,咱们就领了刘爷的这个情吧。”她说着,转而看向刘爷,乞求着:“刘爷,您要是想谢谢我们的话,就答应我们的专访吧。您看我们两个女人大老远地从天鑫跑来这种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还陪着您老人家跑了那么多天的马拉松。您老人家就看在我们可怜的份上,没有功劳,也有苦功的份上就答应了吧。”